<tbody id='lu940wr3'></tbody>

  • <small id='lg3n0m3n'></small><noframes id='4gwso41w'>

  • 玩真钱的棋牌游戏-《撲克的成功追求》之DaniellsAnderson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8-26 14:00

    《撲克的成功追求》之DaniellsAnderson

    在她叱咤于全速撲克$25/$50無限牌局之前,DaniellsAnderson還只是一名大學生,最初打小額局的目的非常單純,只是為了多賺一些外快添補自己日常開銷。

    那個時候大多數人的職業目標都是成為一名老師或找鐵飯碗類的工作,Anderson也有這種想法,但她最后還是給自己樹立了打牌的遠大目標并以此來定義自己的成功。我在成長過程中就沒有坐過好車,那個時候有一部我想要的車,價格并不昂貴,是一部小卡車。

    那個當下我只想盡自己一切努力存足夠的錢買這部車。

    我不知道自己行不行,對$20000似乎還沒什么概念。

    那個時候,我只記得自己想要那部卡車。我記得自己和Kory說過,如果每個月可以多賺$100或$200對我們來說到底有多大意義。

    意義就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生活水準,于是那個時候我倆就成為了逃課的孩子。

    那個時候在我看來這就是成功,能將自己的想法付諸于實踐。

    隨著她撲克生涯的開始,Anderson級別逐漸提升,她對成功的定義也逐漸向大多數撲克玩家靠攏,成為一名有更多收入和有知名度的牌手。也是在那個時候我腦海里的成功變成了盡可能賺更多的錢和得到贊助并且成為圈內有知名度的撲克玩家。這是那個階段我對成功的定義,但現在的我又回到了最初,現在的我真的不那么在乎這些東西了。

    如今的Anderson不再尋求關注和贊助,她對成功又有了另一種看法。成為一位能夠給家人提供安穩生活和滿足自己童年欲望的人在她看來就是成功。

    在我思考自己成功這塊的時候,我發現真的跟自己贏了多少錢沒關系。我第一想到的是我憑自己養活了家人,并且我也知道如果不打牌是不會有這一切的。

    我會帶我的孩子去迪斯尼樂園,這是我兒時的一個夢想。對于家人的很多需求上都是通過我打牌實現的,比如我有帶我母親去看海。她活了52年,那是她第一次看見大海。

    我有帶她去墨西哥,給她買房,帶10歲的兒子去哥斯達黎加叢林體驗高空滑索。

    在談到牌場成功時,涌入我腦海里的就是這些東西。最好的河牌或最好的打牌是什么我可能記不清了,但通過打牌讓我所擁有的生活經歷是記憶猶新的。為了打牌,Anderson每年要從明尼達蘇州飛洛杉磯七八次,每次都會在當地娛樂場呆上幾周。

    犧牲陪伴家人的時間來賺取生活逐漸讓她發現自己離家庭越來越遠,于是最終她有了和丈夫搬去拉斯維加斯的想法。

    在真正做出決定之前,他們衡量過在一座新城市開始新生活的優勢與劣勢。

    離開明尼達蘇州和家人一同搬離給人感覺上是一種犧牲。

    最終我換了一個角度來看問題,我感覺這是一種幸運。當然我們會想念自己的家庭和其他小伙伴,但是我們之間仍然有著高質量的家人聚會時間,我們學會了從量變到質變的一種轉換。

    這不應該說是一種犧牲一種妥協,而是一種提高生活質量更好的手段,包括現在我都感覺自己是非常幸福的。

    個人的幸福感也許和一名撲克玩家能夠擁有最好的牌桌狀態不同,但對于Anderson來說能夠平衡好打牌和與老公兒子的相聚時間是及其重要的。

    一個自己都感覺不到幸福的人談何成功,因為人都是有感情的。

    我認為搬到拉斯維加斯成為一名線下撲克玩家后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我的幸福感,因為相比較打線上我更享受打線下,我喜歡和人打交道,我開心所以我幸福。在撲克圈中不管是誰都會經歷牌運不濟的一段時間,行業術語就是下風期。

    Anderson自然也有過這段時間,在不影響家庭經濟開支的情況下管理好自己的下風期可謂是一門學問。在我職業生涯早期的時候,我真的認為這是一個很頭疼的問題。

    我做不到其他人那樣淡定,我會焦慮,連續輸牌會讓我變得易怒,同時自己的不良情緒也會影響到周圍的人。后來我發現我需要發泄,我需要一個空間,我需要完全的釋放自己的情緒。

    Kory一直陪著我,他也知道下風期在牌場是很正常的,這個階段很難熬,自己痛苦身邊的人也一樣,那個階段我回到家坐下來和家人吃飯的時候一句話都沒有。

    Anderson堅信自己有能力走過這個階段,她也很清楚的意識到了自己的這種狀態會影響到家人,特別是自己的孩子。

    我感覺自己在情緒把控這塊還是做的相當好的,沒有把自己的不快強加在家人孩子身上,因為我內心覺得這樣很不公平。

    那個時候我就會想起自己小時候,父母有時候的經濟問題也會讓我感到壓抑。如果每次我都讓孩子知道我輸了多少錢,他內心會開始焦慮的,想著都恐怖。

    婚姻生活往往意味著有一方是要做出犧牲的。情侶夫妻之間有一方將打牌作為職業本來就是一種挑戰,Anderson自己也表示能夠得到另一半的支持是多么的重要。

    老實說沒有他就沒有我的今天,在我失落的時候他會開導我,在最開始打牌的時候會跟我講一些資本管理和牌桌變數等東西,最困難的時刻一直陪著我。他教會了我太多太多的東西,在我撲克成功的這條路上他是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的。打牌可以說是一種孤獨的追求,Anderson之所以能夠把牌越打越好是因為她已經找到了適合自己打牌的方法。當她在牌桌上看著其他牌客時,她能一眼看出這個人是否具備兼顧家庭的能力。我能看出很多撲克玩家是不具備這種能力的,并且就連他們自己不知道,這個發現特別有趣。

    我經常聽到的提問是,你是如何兼顧家庭和打牌的?這個提問沒什么問題,但我的回答一直是,在沒有成家之前你是如何衡量打牌的?”很多時候他們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牌場而忽略了牌場之外的生活,我認為這種想法是非常的不健康的。Anderson搬到拉斯維加斯后開始注重個人健康問題,她認為這會對打牌產生積極的影響,不僅是身體上,還包括人的心理上。

    我認為健身和變得積極向上對我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在我看來鍛煉是抗抑郁的一種良藥。每次身體舒展后讓我感到特別舒暢和痛快,與此同時作為一名撲克玩家,好好照顧自己本來就是一件重要的事。

    自己 棋牌注册就送金币 玩真钱的棋牌游戏 棋牌龙虎套路
      <tbody id='zdlf0x7l'></tbody>

    <small id='nk6eunj2'></small><noframes id='io3d0dyp'>

      <tbody id='rsxownvk'></tbody>
  • <small id='9y0viyfs'></small><noframes id='4r1i4gi9'>